這幾天我的心情走勢就像下跌中的股票,從星期六、日的有說有笑,漸漸地,心情又開始變得低落,我覺得自己很悲哀,雖然已經開始有辦法專心做一些事,可是心裡還是滿滿妳的影子,我想擁抱他們,卻在伸出手以後才知道那是幻影,我能抱到的只是風。

星期一心情實在太糟,所以我主動約了季穎和宜靜出來吃宵夜,因為我很需要有人陪陪我,這大概是我長大成人以來,感受到自己最懦弱無助的一段時間,我非常地感謝他們,在接近晚上11點的深夜仍舊願意出門吹風陪我這個蠢蛋。

我知道這個時候,季穎是最懂我感受的人,所以我期待他能給我一些受用的建議,而事實上,他也並沒有讓我失望。可是這受用的建議,我實在很不想採納,他要我斷絕和妳的一切聯繫,收拾一切與妳有關的物品,強迫自己不再想不再看,然後才能真正走出來,等到那一天,才能自然地以朋友身分恢復和妳的聯絡。可是我覺得這個玩笑開得很大,現在我只是失去妳的愛和關心,但是如果這樣做的話,我就徹徹底底失去妳了,難道非得這麼痛過以後才能不痛嗎?

妳說我需要時間,可是我真的不懂,我需要時間做什麼?需要時間忘記妳,還是需要時間走進另一段感情?但是這都不是我想要的,人最悲哀的就是必須強迫自己做自己不願意的事。我寧可就這樣不知所措下去,就當個迷失在愛情裡面的人也好,反正除了妳以外,我也沒有辦法再對任何人付出感情了,那又何必忘記妳?又何必接受另外一個人呢?

這段時間以來,最讓我難以釋懷的就是妳的絕情,我必須這樣說,不管妳的用意為何,但是妳的表現卻讓我覺得,過去這兩年多來,這段感情似乎不曾在這世界上發生過一樣,因此妳可以如此寫意、如此自然地面對我。我知道我有些誤解妳了,可是我所說的是我看得到、感覺得到的部分,我也知道妳有妳的用意,但是我認為這樣不會對我比較好,當然,妳的用意也許不是為了我。

難道不愛了以後,就連一點不捨都沒有嗎?就連一點心疼都沒有嗎?就連一絲絲回憶都不會再去回想嗎?如果這就是妳所表現出對他的忠誠,其實我也不好說些什麼。可是如果說我還勉強算是這個變化的當事人的話,那麼我真的很想說,這樣太殘忍了,真的。

妳也許要問我妳能做些什麼,其實我也很迷惘,因為我就只是很直覺地無法接受妳這樣的快速抽離,我不敢奢望妳往回走,但是妳卻好像連轉個身去憑弔這段曾經美好的回憶都不願意,在妳的口中,我們曾經的相愛好像只是小說中的情節一般,連談到的時候都可以保持絕對的理智和冷靜,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最後,不管妳是不是在意我的感覺,我想我還是提出一項要求,好證明我不是無理取鬧的人,如果妳願意的話,我會很高興,但是如果不願意也無妨,畢竟現在的我連半個當事人恐怕都稱不上。我希望妳能寫一篇文章,憑弔我們的愛情,回憶也好,感覺也罷。這不難,把我們的愛情想像成是我,把愛情的逝去想像成我的死亡,然後就像哀悼我一般,寫一篇文章哀悼我們的愛,因為這樣起碼能夠讓我感覺,過去這段愛是存在過的,親愛的妳願意嗎?
創作者介紹

跌跌撞撞才明白了許多,懂我的人就妳一個。

KentMild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genius
  • 這是一種週期!我懂…<br />
    還會持續很久很久的…唉<br />
    不知她會不會回應你<br />
    我想…可能不容易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