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六凌晨,也就是獅子座流星雨降落的那一個晚上,妳說出妳喜歡他的那一天,還記得我傳了一個簡訊給妳嗎?我說我要出去晃晃,要妳回家之前傳個簡訊告訴我,那天,我去了碧潭。

因為在那之前,我已經隱約感覺到一些什麼了,只是沒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心魔,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妳的身邊已經有了另一個他的出現,可是我卻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妳的心距離我愈來愈遠,而且,我不知道怎麼拉回來。

碧潭是妳曾經留下過足跡的地方,妳還記得嗎?就在妳第一次上來台北找我,要回去的前一天晚上,我們到了碧潭。當時的我們依依不捨,因為我們知道,接下來的一覺醒來,就是分開的時候了,到了今天我終於知道,那樣的分離需要耗掉妳多大的勇氣,而現在的妳已經不願意再承受了。

我還清楚記得,妳在碧潭玩著仙女棒、漾著燦爛笑容的模樣,是多麼美麗動人,閃爍的火花伴隨著妳迷人的臉龐,對我來說,那就是世界上最美的一幅畫,我很高興到了今天,還沒有人將這幅畫從我心裡偷走。

有人說過,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個小孩,而那個小孩只在自己最信任的人面前出現。曾經在我的面前,妳永遠和在其他人面前不一樣,我可以見識到妳的脆弱、妳的徬徨無助、妳的需要依靠、還有我最眷戀的—妳的撒嬌,我很遺憾我沒能留住它們,也沒能留住妳,我知道我做得不夠好,我永遠都缺少那麼一點點,讓妳在卸下心防的同時,卻無法得到被充分保護的感覺,我沒照顧好妳心裡的小孩,儘管她曾經這麼樣地信任我,但是我卻辜負了她,而現在,已經不允許我從頭來過了,雖然有機會的話,我很願意用盡一切力量來改進我自己,也補償妳,可是,失去的信任是最難挽回的,對吧?

我不會忘記妳、以及我們的回憶,那是我要一輩子珍藏的寶物,不管接下來我會和誰在一起或者和誰又分離了,那些人都不能動搖我,凡是想要把妳掃出我心中的人,就是我的敵人,我別無選擇只能抵抗。碧潭(還有木柵動物園),只是我們回憶中的一個片段,可是卻是距離我最近的地方,在失去妳的以後,我想我會常常過去走走,看看是否有被我遺落的、與妳有關的回憶,我會小心將它收藏好,不讓任何人有機會偷走它們。

也許有一天,我會回到旗山看看,那裡才是我們留下最多身影的地方,可是我得承認那很辛苦,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我知道,妳和他正在那裡創造屬於你們的回憶,那會讓我無法專心,你們的愛情會闖進來侵略我的腦袋,我告訴自己不能害怕心痛的滋味,可是我想要專注地回想,所以,等我有力量抵抗外來侵略的時候,我會回去看看,不需要妳陪無所謂,我可以慢慢地、給自己充分時間地走過我們曾經到過的每一處,不管是旗山老街、幽靈肉粽、高雄客運南站、實踐大學校園…等等。

其實想想自己還真是沒用,已經過了一個星期,卻仍舊耽溺在情緒中無法自拔,喬小姐罵我孬種還真是罵得對極了。妳是不是也會嘲笑我呢?就像以前笑我胖那樣,可以的話,我還真希望再被妳笑一次呢,那麼我們就約在夢裡好不好?昨晚的夢中,妳雖然不再逃避我了,可是妳的臉龐好傷心,我不想看到妳傷心的模樣,我會努力練習主宰自己的夢,可是也希望妳能幫我一把,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ntMild9 的頭像
KentMild9

跌跌撞撞才明白了許多,懂我的人就妳一個。

KentMild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