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現在真的很睏,幾天的體力消耗累積起來的疲憊,已經讓我有點不堪負荷了。剛剛騎車回家時我意識到自己的精神不濟,於是就在羅斯福路上匆匆停了下來,然後在路邊的長條椅上躺了一個小時左右,很丟臉嗎?反正笑我的人也不會是妳了。

今天算是精采的一天嗎?大概吧,至少這種經驗很難忘。清晨四點出門往基隆出發,過了基隆再改走濱海公路往東邊騎去,在左邊是海右邊是山的一線道上,和一堆大型車搏鬥,仔細算了一下大概有五種車,包括砂石車、拖板車、混凝土車、油罐車和貨櫃車,又因為半夜的濱海公路是沒有路燈的,所以我還得和凹凸不平的路面拼命,說是險象環生也不為過,不過這是意料之外,我不是故意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

東海岸的日出真的很特別,可以看得到太陽和海很接近,可惜的是今天沒看到日出,因為太陽被烏雲擋住,等到它露臉的時候,已經悄悄離海平面有一段距離了。太陽也失去心愛的人了嗎?不然為什麼和我一樣想躲著呢?

心情不好的時候,我總會想去海邊,因為海的遼闊可以讓我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因此很多事情,在當下也許就可以不那麼計較了;不過,據說我老弟跟我是兩個樣,他心情不好的時候喜歡往山上跑,我始終想不透,因為山壁把天擋住的感覺,似乎又為原本就沉悶的內心加了一道枷鎖。看著海浪啪啦啪啦地拍著岩壁,我忍不住想,它們在堅持什麼呢?是不是像我一樣,就算像岩壁不動如山,我也要用盡力氣讓妳對我有一點感覺呢?海浪會成功,雖然也許是在數百年之後,而我有數百年可以等待嗎?我沒有力氣去想那麼多了,從心之所行,即是正道,這好像也是我告訴過妳的(笑)。

站在海邊,嘴裡不自覺哼起張雨生的大海,「如果大海能夠,喚回曾經的愛,就讓我用一生等待;如果深情往事,妳已不再留戀,就讓它隨風飄遠。」我不能決定妳要怎麼面對妳的未來,或者妳願意讓我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可是我可以清楚的,是我的心和我依然對妳的愛,就算那一聲愛妳會被吹散在風裡,我也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

一大早的長途跋涉,加上前一天晚上短短不到三個小時的休息,我帶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可是腦袋卻還是清醒而混亂,我試圖讓自己休息一下,於是躺了大約兩個多小時,醒來之後漫無目的地在我的網誌、妳的網誌和相簿之間切來切去,我寫的這些東西,我不知道妳是不是能接收得到,妳大概也沒想過有一天我會用網誌紀錄下我的心情吧。

前一天和一個住淡水的同學講好了,如果我今天有去淡水晃晃的話,會找他一起吃晚飯,唉,也是個為情所困的失戀傷心人啊,湊在一起不知會有多苦哈哈哩,所以我考慮了一下,便往淡水出發了。兩個傷心人的相聚,上天如果看到會不會有點同情呢?在吃過了這陣子份量最多的一餐之後,我們晃到漁人碼頭去,這該死的碼頭啊!雖然大學時候心情不好也會過去晃晃,但是卻沒有一次比得上這次讓我感到酸楚,不論是美麗炫目的情人橋、優美而適合約會的燈光,或是木棧道上濃情密意的情侶們,都映照著我們內心的悽涼,而最殘酷的是,駐唱的歌手用她優美的歌聲,演繹著陳綺貞的吉他手,每一個音符都狠狠刺進我受創的心,怎麼就連散個心,都要提醒我妳已經不在了嗎?

這一天的奔波,除了讓我感覺到身體的疲憊以外,也讓我深刻體會到沒有妳陪在身邊的孤獨。曾經我很阿Q地以為,我可以撐得下去,現在我則很清楚地發現,沒有妳在我身邊,快樂就狠狠棄我遠去。我從來不怕一個人,我也自認我是個很能獨處的人,只要不限制我行動,不管一個人做什麼事情,都不會讓我感受到寂寞的侵襲。可是現在我知道了,那是因為妳一直在我心裡,而我也知道我在妳心裡的關係,如今一切土崩瓦解,我被妳從心裡硬生生趕了出來,我不再只是身體上的落單,就連內心也同樣找不到家和依靠,曾經陌生的寂寞,現在卻和我成了莫逆之交。妳會懂嗎?可是我再也不敢奢望妳能伸出手解救我了,再也不敢…。
創作者介紹

跌跌撞撞才明白了許多,懂我的人就妳一個。

KentMild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