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很down、非常非常down,騙了自己兩天,可是到頭來那刺在心頭上的針,還是殘酷地喚醒我的痛覺,眼淚終於又忍不住潰堤,而且意外地無法停止。我愈是故作堅強,愈是想和妳的一切隔離,就愈心痛愈難受。我承認我還是很介意,既然那兩天妳無法和他保持距離,既然妳早就已經確定妳的心,為什麼要讓我抱著可笑的希望空等待?為什麼,一定要這麼殘忍呢?

我用盡了力氣去對抗自己的傷痛,同時站在妳的角度體會妳的感受,我已經快要支撐不下去了,妳知道嗎?妳感覺得到嗎?我一點都不成熟,我只是在勉強自己、欺騙自己,假裝自己有能力當一個付出不求回報的人,以為只要妳好過一點,我就能夠不那麼在意。可是事實上我真的很在意,在意妳跟他的一切,在意妳的隱瞞,在意妳對我的不公平,在意妳的不留戀,在意妳連一點機會都不給我,在意妳對我的拒絕…,這一切太可怕,可怕到我寧可一睡不醒也不願意再去面對再去回想了。

可是我就是沒有辦法恨妳,我就是對妳還有著太多的依戀,就是不自覺地假裝妳還在,就是沒有辦法讓自己認清現實,就是在自己已經遍體鱗傷的時刻,仍舊無法不在乎妳的感受。我找不到一個方法讓自己從中解脫,我沒有辦法看淡妳的離開,也沒有辦法逼迫自己怨恨妳,而好不容易說服自己順著感覺,告訴自己既然還愛著妳就繼續用力愛妳,然而到頭來還是讓自己傷痕累累。

這些不管妳懂不懂,妳都不會再當做自己的感覺一般地深刻體會了。妳的抱歉彌補不了我的失落,妳的感激撫平不了我被撕裂的傷口,那些都不是我要的,更不需要妳的幫助和鼓勵。朋友的鼓勵可以讓我暫時忘記傷痛,但是妳的鼓勵卻讓我更加深深被刺傷,因為那提醒著我,所有我所不願意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

既然給不了我想要的,那麼與其對我虧欠和安慰,不如對我完全地絕情,不要再給我任何關心了。妳的仁慈對我來說才是最大的殘忍,就讓我默默地抒發我對妳未盡的愛,讓我一個人靜靜地療傷止痛,好不好?我已經沒有更多的要求了。

今夜的寒風將我心撕碎 倉皇的腳步我不醉不歸
朦朧的細雨有朦朧的美 酒再來一杯

愛上妳從來就不曾後悔 離開妳是否是宿命的罪
刺鼻的酒味我渾身欲裂 嘶啞著我的眼淚

我怎麼哭得如此狼狽 是否我對妳還有些依戀
已到了盡頭 無法再回頭 我不是全都想過

我怎麼哭得如此狼狽 是否我還期待妳的出現
無法再相信 相信我自己 膚淺而荒誕的我 痛哭的人

愛或者不愛 我已經無法分辨
要如何才能夠忘記 我曾許下的諾言

今夜的寒風將我心撕碎 倉皇的腳步我不醉不歸
朦朧的細雨有朦朧的美 酒再來一杯 痛哭的人
創作者介紹

跌跌撞撞才明白了許多,懂我的人就妳一個。

KentMild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